你的位置:中国危机管理网 >> 新闻资讯 >> 新闻评论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鲁甸应急:云南鲁甸6.5级地震现场的几点思考

发布: 2014-8-25 22:29 |  作者: 安平胡同 |   来源: 新浪博客 |  查看: 828次

| 更多

鲁甸应急
——云南鲁甸6.5级地震现场的几点思考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2014年8月3日16时30分,云南昭通市鲁甸县(北纬27.1度、东经103.3度)发生6.5级地震。据云南省政府14日统计,此次地震造成617人死亡,112人失踪,3143人受伤,25.40万人紧急转移安置。有2.72万户、8.55万间房屋倒塌,4.36万户、12.91万间严重损坏。地震的极震区达到9度,6度以上的范围达10350平方公里。地震后,探察到新旧地质次生灾害隐患点达1000多处,山崖崩塌堵塞河道,形成牛栏江上堰塞湖。这是云南省14年来发生的震级最高的一次地震。
这次地震有几个特点。一是震源浅、持续时间短、破坏力强。震源深度12公里,震中烈度达到9度,9度的范围90平方公里,能量衰减得很快,持续时间不长,只有11秒钟,像一个重锤短促地狠砸一下,使得震中烈度偏高。二是抗震能力弱,受灾程度深。地震波及昭通、曲靖两市的5县区、70个乡镇。这个地区人口密度大,是全省平均水平的两倍。这里是山区,土木结构、土坯房居多,不抗震,所以倒塌、损毁严重,死亡人数偏高。三是次生灾害严重,救援难度大。灾区地形地貌复杂,地质结构脆弱,属于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,又逢雨季,地震引发大面积的滑坡、崩塌、滚石,对救灾影响很大。
地震发生后,在党中央、国务院领导下,由省委省政府统一指挥,有序地开展抗震救灾工作。十天左右,伤员全部得到医治,受灾群众得到妥善安置,通路、通水、通信、供水、供电基本恢复。总体看,灾区人心安定,社会稳定,抗震救灾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。
8月3日下午地震发生后,笔者于4日凌晨赶到灾区,参加抗震救灾,经历了这个重要的过程。对于抗震救灾的行动、成果、经验,会有各级政府、部门、单位认真总结。我仅就应急管理方面的一些好的做法,和今后应该进一步加强的薄弱环节,做一些思考,以便积累经验,为今后的地震应急提供借鉴。
结合2013年4月四川芦山7级地震、7月甘肃岷县漳县6.6级地震后的应急工作观察这次地震应对,进一步看到地震之后应急处置有几个突出特点:
 
一、   发挥管理体制在应急救灾中的巨大优势
这次鲁甸地震的应急行动,再次凸显了我们国家管理体制巨大的优势。
多次地震应急经验表明,地震之后的一个重要措施,是派干部下到最基层,协助、指导、监督基层做好各项应急救援和安置工作。
鲁甸6.5级地震发生后,市县两级党委政府要求干部下基层。昭通的市级领导,党委、政府、人大、政协四套班子成员,分别下到鲁甸县重灾区的乡镇,指导工作。乡镇组成救灾工作队,统一组织领导救灾行动。我在9日道路刚打通时,来到鲁甸县最远的乐红镇,见到昭通市人大副主任陶天蓉。地震次日,她就往乐红镇赶,从龙头山镇到乐红唯一的一条路已经被滑坡滚石切断好几截,她和助手是翻山越岭再搭车过来的。乡镇和各村干部组成若干工作组,负责道路保通、灾民安置、物资调运、伤员转移等等。
在龙头山镇的翠屏村口,见到了鲁甸县副县长杨科。鲁甸县的四套班子成员,除了在家主持抗震救灾工作的外,其他人都下到极震区的村子,指导工作。杨科也是翻山来到震后孤岛翠屏村的,前几天不通车,他是带着县直五个委办局的人来的,几十个人协助村委会,临时安置伤员、安放遗体、开辟直升机停机坪等等,很快使得各项救灾工作有序开展。
市级领导到乡,县级领导到村,各乡镇、村都有救灾领导组织,通过行政管理体系,很快地,每个村子、每个小组,都有工作组的人到位。
这次地震后,通讯很快就得到恢复。极震区龙头山镇,本来通讯设施遭到破坏,可是中国移动在震前恰好在这里搞应急演练,移动通讯设备由于滑坡阻路还没移走,地震后正好发挥作用。所以,极震区的通讯,很快就恢复了。
工作组到位、通讯恢复、再保障道路通畅,有这三条,就基本能够保证救灾行动的有序进行。
鲁甸县属于乌蒙山区,虽山高谷深,但处于川滇黔交界、交通要道,开发较早,人口密度很大。山多高,农民居住点就有多高,这也是当地环境条件决定的。每个村子分有十到二十多个社组,每个组是有十户二十户的,居住在一块儿,每个组相隔一定的距离,分布在山上、山下,像乐红镇的对竹村,从牛栏江边,到高高山顶,各组散布在海拔600多米到1600多米的山上。地震后,有的村与乡、村与组之间的路都断了,所以,工作组没能及时过去,过了两天,就都到位了。
工作组到位,群众的心就定。群众的需求,通过工作组的统计调查,逐级报送上去,市县指挥部根据需求调运救灾物资。比如,开始几天,需要的物资主要是帐篷、彩条布和大米。需要救援队搜救的,很多都是由群众提供线索,由救援队赶去搜索救援。
纵观这次震后情形,没出现群众明显不满,有些边缘村组,工作组和救援队没及时到,是道路阻隔所致,工作队伍也是正在赶往去村组的路上。
导致行动迟缓和不利的主要是道路交通。地震极震区在龙头山镇,而从省道去龙镇,震后这条路上已经有多处塌方,省长李纪恒率省直队伍,是从沙坝步行7公里进入龙镇的。而从龙镇去乐红镇,以及去翠屏、银屏、八宝、新坪等村,只有一条路,这条路也是断为多截,许多地方滚石巨大,清理很困难。地震后几天使得几个乡镇和村子成为“孤岛”。这种情况影响了救灾。好在地震后的几天,没下大雨,利用天气晴好的机会,派遣十几架直升飞机,空运物资、运回伤员,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。
所以说,地震后,尽快派市县两级的领导和直属机关干部下到乡镇、村组基层,协助基层干部抗震救灾,是非常有效的经验和措施。
这条经验必须坚持。一是使得抗震救灾工作耳聪目明,对基层的情况摸得清楚,对灾情和救灾需求能够及时掌握,及时上报;二是让村组群众踏实,感受到政府的直接关注和帮助;三是让基层干部得到直接的指导和支持,形成合力,在特殊时期开展工作更加有力度、有效率。
震后尽快使工作组到位,等于迅速布置了应急管理的巨大网络,涵盖所有社会角落。能够切实保证救灾工作顺利进行。
 
二、   关于震后的应急指挥。
8月3日下午4点30分地震之后,云南省省长带120多人乘飞机到达昭通,换乘汽车赶往极重灾区龙头山镇,到沙坝后步行七八公里,到达龙头山镇街里,夜里冒雨露天开指挥部会议,部署工作。次日,4号,李克强总理中午到达灾区视察,部署救灾工作,下午离开。省长率指挥部成员继续在极重灾区工作,和灾区群众在一起。6日下午在镇上开会,根据工作需要决定转移,省前方指挥部设到鲁甸县城。及时转换,从应急管理的角度说,无疑是正确的决定。
    领导深入极震区,和群众同甘共苦,能让群众直接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,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带头作用。在困难面前,群众看到有领导在,更增加克服困难的信心,相信政府会帮助受灾群众做好救灾和安置工作的。可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指挥,由于极震区通讯不便,前两天要靠仅有几部海事卫星电话沟通联络,再加上和外界交通中断,陆路交通受阻,对外界交通管制、疏导的指挥等等,都显得困难很大。所以,适时地转移总指挥部到县城,是非常必要的。省指挥部设在鲁甸县城,通讯完好,交通方便,更便于指挥。
所有参与救援的部队、武警和其他救援队,一律在省市联合指挥部报道,由副总指挥、省军区司令员统一调动,按照地震局提供的强震动分布图(救援指导图),部署救援力量,各自克服困难,到达指定的目标,去完成救援任务。这样可以不留死角,不重复搜救,兵力分布合理。指挥部实行了自有地震应急救援行动以来最严厉的交通管制措施,通行证经常更换,有时甚至是部队执行交通管制任务,才切实保证了边修复边坍塌的这条脆弱的生命线道路的通畅。
6号以后,设在县城国税局楼里的省总指挥部统一协调指挥,使得各项救灾行动更加有条不紊地进行。
这次地震后,提醒我们今后更加注意的是,省市设立的指挥部,不要设在极震区,应该设立在外围不远的县城里,要考虑到交通和通讯方便。这样便于指挥。
2013年4月22日四川芦山7.0级地震时,省指挥部设在芦山县城;2013年7月20日甘肃岷县漳县6.6级地震时,设在岷县县城;这次,2014年8月3日鲁甸6.5级地震,指挥部设在鲁甸县城。曲靖市因其受灾较重的只是一个乡---纸厂乡,所以市指挥部直接设在乡政府。
省指挥部,至少要设在县城,而不能设在乡镇。这条经验,在这次鲁甸地震应急处置中给我们的印象更加深刻,应该提供给今后的应急工作借鉴和参考。
 
   三、关于震后交通保障问题
震后立即实施交通管制,已经成为了共识,这次地震也是,实行了严格的交通管制。
开始是公安交通部门,后来是部队参与管制,通行证也经常更换,从昭通市就在去鲁甸方向的公路上开始管制,严格限制去灾区的车辆。这都是应该的、必要的。
发现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?
交通管制只是第一步,还应该实施具体的管理措施,目的是确保道路通畅。也就是说,出现任何影响通畅的问题都要关注、处理,而不仅关注管制。
比如,应该对关键、复杂的道路,有专门小组监控,了解几处可能出问题的路段,如塌方、滑坡、急转弯、陡坡等等路况,要了解这条路适合什么样的车型进入,安排人员在关键的部位值班、疏导,保证通畅。否则,“确保通畅”这句话就容易落空。
而这第二步,就需要引起高度注意。
比如,从龙头山镇到乐红镇,只有一条断头路,地震之后,这条路有多处塌方、滑坡,被阻断,这条路经过的龙头山镇翠屏村、乐红镇都成为了“孤岛”。救援物资开始只能通过直升机运送。8号,道路基本抢通了,可以通车了。乐红镇也得到消息,9号将运进800顶帐篷。
我们是9号进到乐红镇考察灾情的,所以,了解道路的情况。
道路虽通了,但很脆弱,但一路上没有人值班,疏导,来往的车辆,在一些地段错车时很难,特别是通往乐红的乡级公路在翠屏村外的一处大的塌方没有打通,需要从翠屏村里走村里的土路绕过去,再回到乡级公路上去。这条土路上错车很难,可是没人管理。快到乐红镇时,还有几处危险的滑坡体,上边的悬石挂在山上,如遇余震,甚是危险,也没有人管理。
也可能是刚通,车辆还不多,如果车辆多了,肯定要堵。
下午4点,我们回来时,遇到几辆军车,装满帐篷,要送往乐红,在翠屏村口有一处拐弯角度很大,这些军车根本拐不过来。结果堵在那里,还是我们同行的皇甫岗同志疏导,引导军车退到一处空地,把东西卸下来,以不影响道路畅通。
所以,我们联想到,道路管制是一方面,还要对重要的道路实行监控和管理,有条件的可以用遥感卫星片子,小飞机侦查,起码也要组织沿线的乡镇派人对重点部分监视和疏导。对能通什么车型有了解,在管制关卡处,就可以拦住那些虽然理由充分可以通过,实际上路况不允许的车辆。
这都是保障交通通畅的措施,只有想得细,做得实,才能够达到“确保畅通”的要求,否则,领导再强调,也是空话。
总之,这第三条经验教训是,交通不仅应该管制,还应该采取必要措施保障道路的畅通。比如监控关键路况,了解什么车辆能适合通过,派人在关键部位执勤,疏导,监视滑坡和滚石等等。
 
四、   救灾捐助和志愿者
这次的捐助捐赠活动,也组织的有一些特点。凡是运到灾区的物资,都先到市或县的指挥部登记,由指挥部登记造册后,告诉你怎么办,是送往集中地点还是直接送到灾区。因为交通管制,送物资的车辆要办理通行证,这样就很有秩序。各组织各单位,也不搞轰轰烈烈的“有组织的”捐赠活动,而是摆放捐助箱,大家真正自觉自愿,不搞摊派。
对志愿者的组织和引导,这次也吸取了以往的一些经验。由于实行比较严格的交通管制,地震后不久,志愿者的车辆就难以自行进入灾区了,开始是从鲁甸县城启动管制,后来从昭通市去鲁甸的路上就开始有管制措施。这样,一定程度上缓解交通压力,保证道路通行。由于车辆难行,一些志愿者就弃车步行,而步行进入是允许的。一些志愿者,冒着滑坡滚石的危险,从龙头山镇起步,翻山越岭进入灾区孤岛,帮助救灾。
在县城,志愿者到县指挥部询问时,他们会被介绍到县团委的志愿者服务站,那里会接待和做出一些安排。另外,像昊龙集团等当地较大的企业,也设立了志愿者服务站,接待并服务志愿者,协助安排他们进入灾区。
所以,这次对捐赠活动和志愿者的组织引导,都比以往破坏性地震发生后现场所做的好得多,有序得多。
进入沙坝以里、极震灾区的志愿者,也克服了很大的困难,如天热、路难走,山区危险、食宿条件差,等等,帮助灾区做了许多工作。
对现场的捐赠物资和志愿者的行动,市县指挥部一定要考虑有序引导和组织,既保护志愿者的积极性,又不影响救灾行动的秩序。
 
五、   新闻媒体的及时报道
这次的新闻报道,组织得也比较主动、有序。信息主要通过两方面的渠道传递,一是现场记者的报道,二是省、市两级现场指挥部的新闻发布会。尤其是政府救灾的各种决策、意见、措施,以及救灾遇到的问题、困难和解决的方案,各项工作的进展,还有媒体关心的一些数据等等,在新闻发布会上,可以给出权威的说法,可以去除一些传闻和不实之词。新闻发布会的作用,发挥得很好,使得灾区在地震之后的关键的7天里,没有出现什么谣言。群众情绪总体稳定。开始两天,那些没有联系上的边缘村组有情绪,随着工作组到村,情绪就平稳了。
地震之后,关于地震本身的一些信息,是群众比较关心的,这次省指挥部在7号专门安排了地震烈度及相关问题的新闻发布会。地震部门的专家解读了这次地震烈度的分布特征,烈度图在指导救灾、安置、评估,以及恢复重建中的作用,还采取当场回答记者提问的方式解疑释惑。这样的发布会,社会普遍反映良好。在救援阶段基本结束、转入受灾群众过渡安置阶段的时候,适时安排专家在灾区现场解读房屋抗震,为什么有的房屋倒塌或损毁严重,有的完好,结构上有何不同,什么样的房屋是抗震的,等等,视频和文字在各大媒体传播,很受欢迎。同时,在北京,也安排一些专家接受采访,网络点击率很高,说明了在地震发生后,不是被动的、而要主动根据群众关心的和地震、抗震有关的特点问题通过媒体宣传、介绍,是非常有意义的,有很好的社会效果。这正是落实国务院领导同志要求的,要“回应社会关切”。
 
每次地震过后,都应及时总结经验和教训,积累案例,为的是下一次行动做得更加科学、有序、有效。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鲁甸龙头山镇灰街子村震后,9度区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设在江边村新发组的医疗点。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鲁甸火德红乡李家山村的老屋基组,8度区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会泽县纸厂乡江边村新发组的震害,土坯房倒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鲁甸龙头山镇龙泉村的救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鲁甸火德红乡李家山村牛栏江边,因堰塞湖而涨水,路已经被水淹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牛栏江因地震滑坡堵塞河道,成为堰塞湖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 土坯房倒塌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4年8月18日 北京
TAG: 云南省 堰塞湖 昭通市 次生灾害 鲁甸县
打印 | 收藏此页 |  推荐给好友 | 举报
上一篇 下一篇
 

评分:0

发表评论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